爆款热文时镜时瑶在线阅读-《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》全章节列表

发布时间:

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

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

作者:香菜配葱花

主角:时镜时瑶

香菜配葱花的《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》这部小说肯定可以让你喜欢,时而凝重时而搞笑,能看出香菜配葱花是用心在写的。小说内容节选:死死抓着洛婉清腰的时镜,在风声呼啸中艰难转过头,看见神色不自然的杜鸣。她关切询问:“杜道友……...

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

《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》小说试读

只见时镜浑身是血地爬起来,整个人摇摇晃晃,“宗门衰败,我与师兄二人遭仇敌追杀,欠债无数。”

“今日便算是我有此一劫吧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时镜说着,又呕出一大口血。

吓得云黛都不会说话了,她哪知道自己这一下会这样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别死啊。”她眼底闪过一丝慌张。

前阵子她修炼坏了宗门的几亩灵田,都被父亲一顿训斥,这要是害死了人,还不得被逐出家门?

云黛从芥子袋里掏出几瓶灵丹,还有自己鼓囊囊的钱袋。

一口气全给了时镜。

“这些你拿着,都是上好的灵丹跟药散,那钱袋里还有几百颗上品灵石。”

云黛忍着不断滴血的心,一咬牙,“都给你了!”

钱袋掉下来,发出沉甸甸的声音。

一瞬间,眼前的云黛都不是什么炮灰女配了。

她在时镜眼里,整个人都镀上了金。

这哪是什么炮灰女配,这是散财童子吧?

随便两句就把钱全给了。

这么傻白甜,难怪斗不过女主呢。

“总之我把丹药给你了,你要还是死了,就跟我无关了。”云黛说完,便带人走了。

走得步履匆匆。

像是走慢点,时镜就会缠上她似的。

时镜拒绝了重明宗那位女修的帮助,带大师兄回去跟杜鸣汇合。

走出众人视线,秦北立刻就不装了。

时镜也不搀扶着他了。

两人从伤重的病患,秒变得能跑能跳。

堪称修仙界医学奇迹。

杜鸣就等在秘境口不远的树下。

远远看到,他等都不及直接冲过来问:“小师妹,怎么样成功了吗?”

时镜拿出沉甸甸的钱袋子,“稳赚不亏。”

看到她手里分量不小的钱袋子,杜鸣眼睛都要瞪出来了,“这么多?”

杜鸣眼馋地看着她,“那小师妹你能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。”时镜一听就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从钱袋里取出一颗上品灵石,她就合上了钱袋,“剩下的还回去。”

一颗上品灵石,就够一百颗中品灵石了。

再多要不起。

杜鸣虽然眼巴巴,最后也没说什么。

三人收拾一番,用逍遥宗的名义重新出现在秘境口。

时镜掏出三颗换得的中品灵石,“逍遥宗,道友麻烦登记下。”

赵玉均盯着她,语气中透着不确定,“道友,我见你有些眼熟……”

时镜坦然相对。

她先前是易过容的,自然不怕被认出来。

赵玉均的眼力显然也没那么好。

半天也没认出时镜,他便放弃了,“失礼了,你们进去吧。”

时镜接过他递来的玉签。

赵玉均说:“秘境中如遇危险,只需捏碎玉签便可传送出来。”

“谢了。”时镜爽快应下。

赵玉均看着少女头也不回地走入秘境口,久久不能回神。

他身旁的女修面露迟疑,“赵师兄,你是认识方才那几名逍遥宗的人吗?”

女修心里犯着嘀咕。

逍遥宗这个名字,她听都没听过,赵师兄又是何时认识那少女的?

赵玉均回过神后,摇摇头,“我也不认识,只是……觉得有些眼熟。”

“似是在哪见过,却又一时想不起来。”

赵玉均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,摇摇头准备放弃时。

脑中灵光一闪。

刚才那个逍遥宗女弟子,好像跟飞仙门近日刚收的那个极品冰灵根长得有点像啊,是巧合吗?

此时逍遥宗三人,已经传送至秘境。

时镜环顾四周。

地上长着稀少的灵草,被人薅得有点秃。

但灵气充裕。

就连她这个杂灵根体质,在这都有股毛孔舒张的感觉。

“沧澜秘境中的妖兽大多都是筑基期,没什么危险。”

“但地方大,若是漫无目的地走,可能什么都找不到。”

秦北接上杜鸣的话,“所以分头行动。”

“还好我一早做了地图,来来来,一人一张。”杜鸣从芥子袋里掏出三张地图。

时镜看着上面画得歪歪扭扭的曲线,“四师兄,你这地图画得多少潦草了点。”

杜鸣摸摸鼻子,“哎呀,时间仓促,只能将就下了。”

他顿了下,“这地图上我做了标记,有些容易长有灵草的地方,还有是妖兽扎堆的地方,顺着标记去就好。”

时镜顺着他指的位置看,确实都清楚标出来了。

她抬头看了眼此时面前的四个方向,“那我们现在是各走一边?”

“差不多。”杜鸣低头感叹,“可惜了,二师姐不在,不然刚好一人一边。我们四个,直接搜完整个秘境。”

时镜漫不经心地想。

搜完整个秘境,那四大宗的人不找他们拼命才怪。

这说是无主的秘境。

可看进来的方式就知道了,轮来轮去,主动权还是在四宗手里。别的门派跟散修,一点机会没有。

“我就去这里,大师兄你有筑基后期,秘境的妖兽随便打。”

杜鸣大手一挥,指着最中间的妖兽巢说:“那你就去这吧。杀多几个妖兽,说不准能爆个兽丹什么的。”

“那东西可比灵草值钱多了。”

秦北按住自己的刀,视线忽然落在时镜身上。

“那小师妹呢?”

杜鸣挠挠头,有些为难。

他怎么忘了这茬了。小师妹是杂灵根,修炼进境慢,让她一个人走不是害了她吗?

“那要不我再想想别的……”杜鸣犹豫着开口。

还没说完,就被时镜利落打断,“不用,我一个人走也行。”

随后对他俩露出一笑,“两位师兄不用担心我,我好歹也是个炼气圆满。”

秦北看着她进秘境后,就一直没离过手的剑,颔颔首。

杜鸣也挠挠头说:“那我给你的符咒,别忘了用啊。”

“要是有危险,随时捏碎玉签。”

三人在秘境口分开。

时镜随便跳了一条路线,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个水帘洞。

一般这种洞穴里,肯定都会藏着什么稀世灵草。

她用剑分开飞泻直下的流水,小心走入。

结果刚进去,就听见一道火爆的声音:“这是我先看上的灵草,看守的妖兽也是我火阳宗的弟子施法驱赶。”

“我们一干人辛辛苦苦倒回来,这灵草却被她时瑶所摘,这不是窃取是什么?”

小说《全宗门摆烂,小师妹躺最平却赢麻了》 第七章你演我也演,一起飙戏 试读结束。